我已经忘记半年前在做什么了

这篇文章是我今年的年度总结,准确来说,是「这半年」的居家隔离总结,因为这半年的生活的确是十分之废,以至于我对一切正常的「前半年」实在是没什么印象了。

与上一学年的比对

参考去年的文章。大方向上没什么问题,下学期去工院,看了下课表的确比我们村里的课有趣很多,毕竟我们学校根本没有什么软工相关的内容,主要都是偏数学方向的 。

然后是,自学了点前端,设计的话本来打算认真研读学术书籍,但连基础课的课本都没啃下去,最后还是直接靠感觉去玩 figma 了,affinity 没怎么折腾。人文社科类其实加起来也没上多少(而且成绩的确不太好看……),最后还是去预习以及搞自主课程了。

跳脱同温层做的还不错,毕竟认识了人之后聊聊天的确不是什么负担。

有效学习,上半学期做的还不错,下半学期有点难说。因为下半学期作息垮掉了,以至于有效学习时间少得可怜,但只要在学的时间反而很集中精力。交流的话,中文可能有进步,而用英语交流的能力还是原地踏步。写作的确有在做尝试,算是做到了吧,在这个过程中也将知识运用了。不得不说「自己认为懂了」和「能够讲给别人」的确是两码事,一开始这么做的时候,讲清楚一道 Leetcode hard 就浪费我一下午的时间(我的确不聪明)……不过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觉得这个过程没有那么让人抗拒。

网课之后发生了什么

三月份网课之后整个人肉眼可见地垮掉,根本原因是沉迷谈恋爱。但我毕竟不是激进的 FFF 团成员,所以比起认同「谈恋爱使人颓废」这种论调,我还是觉得这只是一个让人松懈的借口,只要时间分配合理并且沟通得当,这种情况不应该出现,根据 rescueTime 的数据,我其实把大部分时间用在了打游戏上,因为没有控制变量,不排除我作为一个单身狗一个人呆在宿舍里也会变成这样。当然,如果你发现你的伴侣有意打扰你的学习或者过分控制你的生活,比如不让你学习而是让你陪 TA 做你不想做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睡眠时相后移

让我自我感觉「垮掉」的很大一个原因是晚睡晚起。根据高中的经历,早睡(但不一定)早起是对我来说最高效的作息(心理和生理上),除了可能是遗传的生理因素,我在上初中之前都和长辈住同一间房,不得不五点半起八点半睡,因此心理上也会认同这种作息。

但疫情宅宿舍期间有一次我打游戏打到了凌晨三点,然后就很难回去了——比起睡前平稳地入睡,通宵游戏之后大脑仍然是保持亢奋状态,所以即使身体感到疲劳也不容易像白天劳累过度那样很快睡着,暑假和几个修仙男孩同租隔音不够好的房子更是让我放弃了恢复作息的想法,直到最近搬出去和老年房东同住才恢复过来。

还有一个因素是光照。我有个奇怪的习惯就是从来不拉窗帘,因为夜晚全黑的环境让我没有安全感,睡不着的时候我可能还会盯着外面路灯发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身体习惯了每天被阳光照醒,自从隔离后我重新设计了宿舍的布局(在靠门的地方添加了冰箱、厨具和食物储存架等等),把床挪到了阳光不那么充足的地方之后,起床就更艰难了。

运动与饮食

作为一个废宅,上半年还能偶尔约朋友去几次健身房,健身房关了之后除了散步之后就再也没有运动过。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的食量反而大大增加,因为自己在宿舍做的饭实在是比美国的食堂餐好吃太多了。

再就是之前说过的睡眠问题也会直接影响到消化系统——晚起晚睡会导致三餐的不规律,三餐的不规律又会导致排便的不规律。虽然半年过去体重不增反减,但我觉得应该是肌肉都没了,而且现在我三天两头就会出现轻微的肠胃不适。

还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离容易「不快乐」,我开始摄入比之前多好多倍的含糖饮料(包括但不限于废宅快乐水),摄入糖分过多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影响就不说了。

过于矫情地追求整洁环境

疫情之前,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是分区的——吃饭在餐厅或食堂,上课在教室,学习在图书馆,宿舍主要用来休息和部分学习。但疫情期间宿舍承担了上述所有的功能,以至于需要的东西增多,并且更难以维持环境,环境越乱就越不想收拾,越不想收拾就越乱。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暑假的暂住地没有提供书桌,为了两个月买个书桌太奢侈了,所以只能坐在床上或者在餐桌上学习。要不是有 deadline,我的生活大概率会变得非常懒散。虽然「没了桌子就不能学习」这种想法过于矫情,但有书桌作为一个「学习区域」我认为肯定是比没有好的。

之前还有「家境不好的人更容易在远程授课中落后」这种观点,对于那些对此怀疑的人,我觉得根本无需模拟家里一堆弟弟妹妹需要照顾、网络不通畅或者有噪音的环境,可以先把自己房间的桌子全撤了试试——虽然很多人都抱怨学校宿舍怎么怎么垃圾,但对于低收入家庭出身的大学生来说,宿舍可能是自己能够维护并居住的学习氛围最好的地方了。(甚至对于我这种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低收入家庭出身的大学生来说,宿舍也是学习氛围最好的地方。)

因为没有控制变量,我不知道自己在生活规律的情况下是否可以无视「没有整洁书桌」这个障碍,但有条件的话,我认为下学期还是应该划出一个特定的区域用来学习。

如何在网课时期自救

其实如果下学期去新学校的宿舍,上述的问题可能会得到解决,但最后还是决定留在村里了。毕竟今天刚刚宣布所有本科生课程改为线上,所以过去之后也是在宿舍里上网课。而且万幸的是,我们村的医疗资源还可以,村民也算有防范意识,最主要村里舒舒服服住半年的花费相当于纽约城里不太舒服地住一个月,轻松省下大几千美金

打扫卫生,清理环境

在开学之前,先断舍离一波,能 yard sale 就 yard sale,不能就丢(提高生活质量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是方便几个月之后可能的搬家)。

更重要的是,保持环境整洁,区分好学习区域和生活区域并严格执行。

假装无事发生

意思是假装我上的不是网课,伪装成正常上大学的样子,包括并不限于每天作息饮食规律,该洗澡的时候洗澡,该穿戴整齐就穿戴整齐。之前看别人的经验总结里有一条值得我借鉴,就是按时上网课并打开摄像头,虽然开摄像头也能划水,但总比全关了要强,而且可以用这个来约束自己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生活仪式感——按时上课、穿戴整洁、跟上课堂进度并和教授之间有反馈等等。

至于具体的睡眠饮食等,只要回到半年之前的状态即可,没有什么需要总结的地方。

约束感

假期中为了保持「被人监督」的感觉,尝试了许多方法,比如油管上的 study with me 直播,不过前几次还有点新鲜感,之后就没什么用了,更多的是自欺欺人。很多学习类的 up 主或者 YouTuber,虽然不乏有高质量的内容产出,但有不少是为了炒作自己(出道预备,就不点名了)或者带货(主要是文具和效率工具),偶尔当娱乐看看即可,定期观看的话至少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太大作用。

更靠谱的可能是学习小组或学校组织的定期学习某类内容的活动,比如考研小组或刷题小组之类的。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其实只能靠自己自律,也不要指望别人能够真的改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