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5 posts tagged with "荒唐言"

View All Tags

两家中餐馆、折扣超市与中超送货,还有俩月没手机

与上一学年的对比#

参考去年的文章。上了一年工程学院的网课,但人还呆在村里,于是标题十分形象地概括了我的日常。

生活方面#

我的确就在村里呆了一年(严格来说,我还去了 3 次开车半小时距离的一个购物中心)。这个我熟悉到都快吐了的小镇,倒了一家中餐馆但又新开了一家更正宗也更贵的;麦当劳要走半个小时,因为堂食关了,等餐的时候只能在暴风雪中瑟瑟发抖(他们甚至趁着疫情把整个店铺里里外外翻修了一遍,就是不让人进),好消息是肯德基从去年底开始在 Uber Eats 上不定期(看派送员心情)配送,但配送费 10 刀起步。房东有时会顺便带我去一家车程 20 分钟以内、30 刀就能买到好多东西的折扣商店,我一开始觉得「不到 2 刀一打的鸡蛋真的能吃吗」,现在不仅真香还沉迷就着 1 刀一盒的苏打饼干啃 2 刀一大块的烟熏 Gouda 奶酪。令人快乐的是每两周一次的中超配送,囤一堆速冻饺子包子丸子,没时间做饭的时候就搞一搞,到现在我都没把中超送货单上的所有速冻食品试个遍(这 SKU 比我家附近的胶东半岛某连锁超市不知道多了多少倍)。

不过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种「好他妈想出去走走啊」的冲动,然后要么择良辰吉日打个 Uber 去同一个购物中心吃同一家寿司,要么继续躺着。好在周围的人都没有确诊新冠肺炎,现在更是都打上了疫苗,希望这个暑假至少能够出去走走吧。

我已经忘记半年前在做什么了

这篇文章是我今年的年度总结,准确来说,是「这半年」的居家隔离总结,因为这半年的生活的确是十分之废,以至于我对一切正常的「前半年」实在是没什么印象了。

与上一学年的比对#

参考去年的文章。大方向上没什么问题,下学期去工院,看了下课表的确比我们村里的课有趣很多,毕竟我们学校根本没有什么软工相关的内容,主要都是偏数学方向的 。

然后是,自学了点前端,设计的话本来打算认真研读学术书籍,但连基础课的课本都没啃下去,最后还是直接靠感觉去玩 figma 了,affinity 没怎么折腾。人文社科类其实加起来也没上多少(而且成绩的确不太好看……),最后还是去预习以及搞自主课程了。

跳脱同温层做的还不错,毕竟认识了人之后聊聊天的确不是什么负担。

关于熵的简短科普(?)

咱一个同学想把文科生社科生艺术生理科生(我)凑在一起聊一下这学期学到的有趣的东西,我寻思着这学期也没讲啥能够激发脑洞的东西啊……于是就找了物理基础课热力学那一章里面的东西准备讲讲,其实大部分内容都和课程本身没什么关系了。以下是粗劣的讲稿,如果有物理大佬帮我订正肯定是极好的 www

#

熵(entropy)在热力学的定义中是热量除以温度的商,所以翻译这个名词的时候就在「商」这个字的左边加了一个火字旁成为了「熵」。这个概念首先出现在热力学,以便于描述系统的稳定程度,但在今天,这个概念被很多学科借鉴并进一步应用。

通俗地来讲,这个叫做「熵」的东西指的是一个系统的混乱程度——墨水散入水中是熵增、整齐排列的积木倒塌是熵增、甚至刚开学的时候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到了期末一坨稀烂也是熵增。

热力学第二定律#

等等,我刚刚举了几个例子都是「熵增」,难道就没有「熵减」和「熵不变」吗?

以学年总结为题的未来展望

在大二学年的末尾,我觉得自己又多上了两年高中。

大一我没有像以前那样装模作样地写一篇学年总结,唯一写过的东西大概是一条朋友圈,大意是「今年就像做梦一样幸福希望明年也能够继续这样的生活」,而大二也如愿以偿地,基本上就是大一生活的延续——一整个学校都没有我讨厌或者讨厌我的人、有每天能见到的有男有女的三五好友、小圈子里她喜欢他喜欢她的捕风捉影的绯闻、虽然也努力学习但没有名为「高考」的压力、出成绩之后同学之间的商业互吹和自贬……

虽然听上去有些滑稽,但初中时向往的「玫瑰色的高中生活」正是如此。

齿轮化的我们

读英语言文学专业的同学写的小说,里面某个人物说了这么一句话:

I don’t think about what the world really is like. I learn a skill and I make a living out of that skill.

这让我想起了在『现代社会』的『中国』遇到的很多人。就是几乎『全盘接受普世价值观』,有点精致利己,但往好里夸能算作努力上进,但就没什么同理心,尤其是对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人和事物。然后莫名其妙就写了一堆其实和这篇小说本身并没有什么卵关系的感想。

首先是关于『现代社会』。我感觉我认识的很多人,其实都把自己给『齿轮化』了。假设世界,或者社会是一个很大的机器,那么其中的很多人就将自己当作这个机器上的一个齿轮(或者螺丝钉也行)——这并不是说他们麻木,因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也想要成为一个好的齿轮,或者能够到这个机器更重要的部分中去当一个齿轮;这也并不是说他们眼界狭隘,只能看到自己作为齿轮对这个机器的贡献,因为『努力成为一个好的齿轮』就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全部身心和精力了,即使有点空闲也去做一些轻松愉快的事情了(比如哲 ♂ 学),因此很难从『齿轮』这个思维定势中跳脱出去考虑一些别的事情,比如整个机器本身。